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综合 > www.hg8833.com-河湖讲述者|高明区纪念中学专场来了,8篇作品优中选优

www.hg8833.com-河湖讲述者|高明区纪念中学专场来了,8篇作品优中选优

时间:2020-01-11 18:38:30

www.hg8833.com-河湖讲述者|高明区纪念中学专场来了,8篇作品优中选优

www.hg8833.com,“河湖讲述者”继续刊登全市中小学师生来稿,本期为高明区纪念中学专场,刊登8篇优秀作品。

来自高明区纪念中学的投稿超过30篇,不仅数量多,而且质量好,许多都是佳作。此次获登的8篇作品,更是从众多佳作中精心挑选而出的,可谓是“优中选优”。它们各有特点,但都胜在细节生动、情感丰富,切合了“佛山水佛山情”的主题,值得分享。

■有奖互动:

8篇作品,你最喜欢哪一篇?欢迎在评论区里留言点评,为你喜爱的文章打call,获得评论数最多的作者将得到限量版“水义工”t恤一件。

限量版“水义工”t恤。

喜欢,就快来当他们的“河粉”吧!

本期评论数量统计截止时间为2019年12月29日12时整,以南方+客户端系统显示时间为准。

ps:

上一期《佛山“河长讲述者”首开教师专场,4位老师老师作品等你挑》获得限量版“水义工”t恤的作者是顺德区陈村职业技术学校教师何小毛,一共获得了98条有效评论,为四篇作品之最。“河湖讲述者”目前已联系何老师跟进t恤发放事宜。

■佳作欣赏

独钓沧江叟

文|魏越

暮云叆叇之下,河风轻拂茵茵绿草。河畔上的村民们齐目注视着河上的扁舟,孩童们齐声吟唱,吟唱老叟自编的渔歌“高明人食沧江水,沧江鱼仔水中游,索取嫌多别嫌少,老叟自晓渔中乐……”

——题记

当老余还是小余的时候,他们村里有一个做风古惺却饱受欢迎的贩鱼老叟。老叟贩卖的鱼向来都是供不应求,能做到这一点,全依仗他那“一日钓五鱼,一鱼留己食,四鱼换零用”的规矩。因为老叟的鱼大而鲜美,所以饱受喜食鱼者的青睐。小余的阿爸也是喜食鱼者,但他总是一鱼难求。

为了阿爸的大鱼餐,小余顺利成章地担起了寻鱼的重任。要寻鱼自然想到老叟,小余在悄无人息的夜里,萌生了一个幼稚的念头。

拂晓,一夜未眠的小余离开了被窝,潜伏在老叟家的拐角处,太阳伴随鸡鸣一点一点释放出光芒,老叟头顶斗笠,肩伏鱼竿,左边挂便当,右边悬铁罐,踏着轻盈的步伐走出了家门,小余小心翼翼地跟踪着老叟,迎着晨光与朝露,来到了旧桥。

淡雾中,老叟将船划到了河的中央,娴熟地将鱼伐甩外,开始了他的垂钓,小余鬼祟地躲在芦苇后面,如“特务”般观察着老叟。

老叟双手轻握鱼竿,盘腿打坐。在晨曦中宛如一位仙者,不仅令鬼祟的小余心生敬畏。

片刻,鱼线就有了响动,小余屏住呼吸,静候着老叟大显身手。但现实不如小余所想。老叟只是轻轻拨动了一下鱼竿,随后任鱼竿随风摆动,直到水面平静,老叟才娴熟地抽回鱼竿,从铁罐中摸出鱼饵钩上,再将鱼线甩出。这番操作令的小余万分失望。他心想:“这老头该不会是来养鱼的吧!亏我还那么期待他表演。”

失落至极的小余缓缓背过身,欲离河远去。此时一阵风袭来,小余不禁打了个寒颤,停下了脚步。他回首瞅了老叟一眼,在深思了一会儿后,又退回了芦苇后边。小余暗想:“不能过早下结论,卖鱼有这么大的名气,一定有什么猫腻,再且忍耐一下。”

时光如流水逝去,转眼太阳已到头顶上了。一早上小余见识到的始终是老叟重复拨杆,收杆,甩线。几十次上上下下,鱼饵早已去了半数,而钓到的鱼仅有可怜的一条。

老叟最后收回了鱼线,将船依靠在岸边,对着芦苇群喊道:“出来吧,该吃午饭了。你跟了一早上,也该饿了吧!”小余听了先是一愣,然后害羞地从芦苇后面走了出来。“过来这儿坐,孩子。”老叟向小余指了指船。小余不好意思地走向前去。

老叟打开便当,从中递了四分之一条大鱼和两颗熟鸡蛋给小余。小余摇了摇头,表示拒绝,可最后还是在老叟的执意下收下了。

小余瞄了老叟一下,小口吃着鱼,细声问道:“老爷爷,您这样钓鱼是啥钓法?一早上才钓一条鱼。”老叟听了,哈哈大笑道:“小孩,这就是你不懂了,江养人,江也养鱼。我们吃鱼得有个限度,不要嫌少,当鱼咬钩,我只要拨一拨就知道那鱼儿几斤几两了,小鱼任它游走,不大不小也放它一条生路,只有这样做我们才能日日有鱼吃。”听罢小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
在老叟的笑语中,对岸有几个身着电鱼装的青年说笑着走下了河。老叟瞅了他们一眼,刹时青筋暴起,喃喃自语了一句:“又来。”老叟如猛兽一般跳上了船,快速滑向青年们,一边斥责着一边用木桨驱赶着他们。

“这河又不是你家的!”一个青年忍痛喊道。

“滚!别让我再看见你们!”老叟回道。

小余看得乐呵呵的。

九月一日,小余返校上学。

开学的第二周村里便传来了噩耗――贩鱼老叟在与电鱼者扭打中不幸触电身亡……

小余站在沧江河岸,泪水强忍在眼中。他迎着河风,轻声跟着村中孩童唱起了老叟自编的渔歌:“……鱼为我食我卫鱼,未到时候莫贪心,江中孤舟有老叟,老叟眼中有鱼群。”

孤舟与木棺逐渐消失在夕阳下,一滴滴泪水如细雨落入了河中……

有人默默无闻,在我们所不能看见的地方,独守着沧江河,他,他们永垂不朽……

(作者系高明区纪念中学高二(4)班学生)

共在此河间

文|何文妍

在人们的心中,真的会存在难以割舍的家乡泥土和流水的感情。《昭君出塞》中当王昭君来到大汉与匈奴的边界时,老单于小心翼翼地用丝布包上一抔黄土,我相信昭君在匈奴一生,至死也难以忘记自己的故土,它是冥冥之中梦乡最深处的地方。而在我心中的水,便是那条清澈的河流——秀丽河。

秀丽河。

灵秀之气,动感之魂

妈妈在身体还很健壮时,经常带我去秀丽河边。

那时,我踩着一辆转轮有点生锈的小自行车,吃力的跟在妈妈的后面。与妈妈静静地坐在边上吹风不同,我一看到有同龄小朋友便兴奋的跑过去和他们疯玩了。舒适的凉风,吹动了杂草里的小昆虫,又带起了青草和泥土独有的芬芳,我被蚊子叮了无数个包,抓起来又痒又疼,但这些永远比不过逃离作业和学习的欢乐,妈妈也借此能够放松了疲劳一天的神经。

不知不觉间,秀丽河已经从我记忆中一条不曾深入的河流走进了我的生活。没有黄河般壮观的波浪和流水,没有钱塘江大潮澎湃的洪波,秀丽河只有平静和温婉,宛若一位坐在桥头和光同尘的灵动少女,很少看到她微怒的样子。

有次,我和妈妈心血来潮,沿着秀丽河骑了好几公里,最后又筋疲力尽地骑回来,眼看着大街由繁华渐渐转入冷清,我紧紧地跟着妈妈,害怕一不小心就跟丢了,可又忍不住想去瞄两旁的景色,一切是如此地美丽。

如今回忆起来,那是童年里最美好的时光了。秀丽河的面容,是渔民们在河上的划过的微波,是鱼儿偶然跃出水面的弧线。当夕阳照在那波光粼粼的涟漪上时,我想起了徐志摩的《再别康桥》。秀丽河,就像是舞姿曼妙的新娘,踏着温柔的曲子,还有那柔软的腰身,修长的脖子,随节拍转动的手和脚。而我,便是在台下欣赏她的观众。

上了妆的美丽

可能是我太忙碌了,有些东西已经悄悄到来,悄悄离去。

我不清楚人们对秀丽河做了什么,但我明白,她已经得到人们的善待。那条标准干净的长廊,飘着淡淡浅浅的香气,还有在河边跑来跑去的孩子们,他们就像当年的我一样。

秀丽河的美丽,吸引了更多的游人,有锻炼身体的年轻人,也有茶余饭后的老太太。我很喜欢在公园边上的红桥,那朱红的颜色,像是为淡雅朴素的秀丽河补上了朱砂。

在灰暗的天空中,那一抹红色变得更加艳丽了。偶然看见了一对情侣,那个女孩嘴上的颜色和桥的颜色一模一样,真是奇妙的巧合。不知道有多少少年和少女,在这里相遇或是擦肩而过,最后将红桥变成红线,让时光变成月老。

我也喜欢河岸新种的荷花,荷叶上晶莹的露水,饱满圆圆的,可爱极了。那沥沥的雨水打在花朵上,轻轻短短地发出“嗒”“嗒嗒”的声音。

我喜欢这些美丽又惊艳的瞬间,但又有些心疼。雨中的秀丽河像悲伤的少女,又似为情所伤的大家闺秀。但她即使是哭泣,也是优雅的。

永远的秀丽河

秀丽河的东边也要筑起绿园了。看着笨重的推土机和扎眼蓝铁皮,我总是害怕这份美好会在大城市的开发中永远的消失。我的心中,带着丝丝的恋旧的情绪,在河的另一头看着工人们。

当然,秀丽河没有让我失望,此后河的对岸,夜晚时分,点点的灯光让她戴了一条漂亮的丝带。

灵动的秀丽河,美艳的秀丽河,情动的秀丽河,我无比期待着它新的未来,继续讲诉着高明的山和水的故事。

情比水深

文|谭骏鹏

每一段河,有着每一段河的故事,每一个故事,都有着不同的经历。

我的家乡在佛山高明。高明虽然不像上海、广州那样繁华,但却让我们更能体现、感受生之美。我热爱高明的母亲河——沧江河,我也感激它的哺育,而我的祖父更与它结下了一段美好情缘。

高明河上,六只龙舟同台竞技,龙舟健儿们奋勇争先,为夺冠拼尽全力。 戴嘉信 摄

上世纪70年代,我的祖父还是一名收入微薄的小学教师。为了帮补生计,他在每天放学后都会去沧江河畔捕鱼。

有一天,我祖父在捕鱼的过程中,意外发现了一名溺水男童。不谙水性的祖父,不敢贸贸然下水去救他。情急之下,祖父伸出了他的捕鱼网杆,想方设法把那孩子给“捞”了起来。后来,祖父还特地送男童回家。

我有一个伯父,现在,那名男童也成为我的另一个“大伯父”了。虽然说,他不是我祖父的亲生儿子,但他对我祖父祖母,如同亲生父母一样。他总是说,没有我祖父那天的相救,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他。

前一段时间,我的祖父不幸得了肠癌,但当时我爸和我伯父都在外地工作,无法好好照顾他。我那“大伯父”得知后,马上停止了手头的工作,赶去照顾我的祖父,从入住到出院,他都陪在我的祖父旁边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的“大伯父”依然感念当初祖父对他的救命之恩。我想,无论是过去、现在还是未来,这份恩情都会永驻在他的心间。但是,在我看来,这早已不是恩情了,而是一份亲情了——这些年来,他对我们一大家子也十分照顾,家里只要遇到困难,就一定会有他的身影。我们也很感激他。

佛山水,佛山情。因为沧江河,我们才有缘、有幸地成为了一家人。这份亲情比水更浓,比水能流得更远。

我爱西坑水

文|谭琛彦

试问,哪个小孩不爱玩水?不只是小孩,现在16岁的我还爱玩水。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高明人,我对高明的水有着浓浓的情怀。

在我小的时候,我的二叔是渔民,他经常会到西坑水库里撒网捕鱼。那时的我,也屁颠屁颠地着他一起去。

西坑水库因近西坑而得名。到现在生态还保持得很好。这里满目都是绿色,进入水库,就像是进入一个梦幻般的仙境。

小时的我,我会在二叔的渔船上看二叔熟练地撒网,收网。二叔的捕鱼技术超高,他捕上来的鱼又大条又生猛,也会夹带着一些小虾小蟹。

这些小虾小蟹自然都落在我手里。一开始,我都会悉心照顾它们,但它们后来都不明不白地死了或是不见了,我为此常常哭个不停,但只要二叔安慰我说下次再给我抓,我就立即停止哭泣了。

大部分的时候,我会在岸边玩水。西坑水库的岸边,简直是小朋友的天堂。小小的溪流,清清的流水,小时候的我还喝过不少呢!在这里,我可以从早玩到黑,玩到二叔催着我走或者强行把我拉走。在二叔看来,我可能上辈子就是活在水里的。

后来,二叔不再捕鱼了,我也很少到西坑水库了,满满是怀念。最近,好友约我到水库里钓鱼。我欣然答应了。立马上网查找垂钓技巧,做好准备。

那天,我们一早就过去,水库里很安静,听得清小鸟在叫。早晨,阳光刚好,微风不燥,好舒服。白云悠悠,碧水蔚蓝,我们陶醉了。

由于我们都是做了功课去的,自然可以轻松钓到不少鱼,当然我们运气也不错,满载而归。这时我不经想起小时候跟二叔来水库的点滴,嘴角微扬。我提议我们在岸边玩会水,好友欣然答应。

我们互相把水弄到对方身上,不一会儿我们衣服湿了,不得不回家了。快步走出西坑水库,有说有笑的离开了。

我爱西安河

文|谭嘉仪

“河流凭借山川纪念故乡,我凭借和你相爱的时光纪念岁月。”

——题记

自我很小的时候,我便驻立在这座桥上。河面上总有凉凉的风拂过,我站在这座桥上,一边欣赏着远处河流沿岸优美的风景,一边听着汽车从桥上颠簸过去的鸣笛声。人们渡过这座桥的时候总是很留神,不知是因为这座桥太高呢,还是因敬畏桥下那条哺育了几代西安人的河流——西安河。

龙舟水,赛龙舟

那是农历的五月初五——端午节。难得放一次假的我,老妈子竟拽着我回了趟她的老家——西安镇俊州村。起初我自是不太乐意的,大好的假日时间,何不好好享受呢?我当机立断就拒绝了她。

“听你婆婆讲,今年有龙舟赛睇啵!”妈妈说。

“你那么久没回去过啦!一系就同妈咪翻去睇过咧!妈咪买几封炮仗仔同你去贺贺咧!”老妈子用俏皮的语气逗趣道。

“好好好!”谈话间,我想起了那条河流。我已等不及与这位久别重逢的“旧友”见面了,我催促道:“快出发吧!”

今年的龙舟赛甚是热闹,沿河两岸的村子都加入到这次的比赛当中。我跟老妈子到达俊州村的时候,比赛早已拉开帷幕了。激昂澎湃的鼓声由岸边传至沿岸各个村子,岸上的人们大肆摆设酒席,在老祖宗的庙堂前为自己村的队友鸣鞭炮呐喊助威。此时每个村子的都一齐来到河边,观赏这场激动人心的龙舟赛。

每年龙舟水泛滥的时候,人们都集聚在这条奔流多年的河流旁,看沿岸的景,来一场声势浩大的龙舟赛。而这里也满载着我的童年回忆。

小时候我常去外婆家,为的就是能在俊州村河边的大理石阶梯那,用脚丫子在那冰凉舒服的河水里,好好玩上会儿。外公那会还没生病,会载着爱玩水的我,在这条源远流长的河流上,摇着小舟,捕虾捞鱼。现在的我常感到遗憾,为什么快乐的时光那么容易飞逝?

一方水土一方人

2012年的某一天,我与母亲乘坐一辆返回西安镇上的公交车。没想到,在这辆公交车上,竟然发生了一件惊心动魄的事。

当时,车上有个男人因为坐过了站而感到不平,竟操起一把水果刀在车上挥舞起来,朝着司机破口大骂道:“把车倒回去!我还没到站呢!”

说话间,他挥舞着刀,三两下来到驾驶位旁。看到这架势,车上的乘客都被吓坏了。

眼看着那男人步步逼近,司机师傅迅速打开车门,解开安全带,并站起来,似乎准备与那个男子对峙。

司机的勇敢带动了一车子的人,凝重的气氛突然舒展了。

有人喊道:“把刀睇住滴哇!车上仲有细佬仔同老坑噶!眯好吓亲距地啊!”

“系咯!后生仔!放低把刀啦!”……各种劝导声此起彼伏。突然间,一个阿伯冲了出来,只见他一只手迅速擒住那个男人,另一只手灵活地抢过他手中的刀,整个过程大伯毫发无伤。在全车人的欢呼声中,那个男人被扭送至了当地派出所。

一方水土一方人。奔流不息的西安河养育了勇敢无畏的西安人。这些故事,只是这条河流漫长的历史中的一点小插曲,但正是这些平凡的小插曲,构成了我在这一片土地上的每一截时光。

西江的“希望之光”

文|李羽生

“轰隆隆!”渔船们依靠着被朝阳点缀的波光,一道道的水纹为他们忙碌的一天拉开帷幕。一位少年以俏皮的身姿爬过一块块岩石,把自己那双小脚丫镶嵌入沙滩中,用水灵灵的眼睛望着江面......那年,我六岁。

“小朋友,你在看什么呢?”一个略显沧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
我向声源转去,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头戴草帽的老人。那帽里,藏着一张腮边白鬓的脸,脸上,虽然刻满了岁月的痕迹,但却洋溢着温暖的笑容。

“老爷爷,这水面的波光为什么总是这么明亮呢?”我问老人。

老人将拐杖用力地插进沙里,他挺直腰,从衣衫褴褛的袖子里伸出了一只枯瘦的手指向江面,说:“你瞧瞧,这是西江水,它哺育了沿岸的人和动植物,这是它所发出来的‘希望之光’!”

我躺在沙滩上,皱着眉问:“什么是‘希望之光’?”

“这个需要你在以后的生活里好好感受!”

“啊?!”我大吃一惊。突然,那“希望之光”折射在他的脸上,水波的敲击声悄悄地传出远方......

“轰隆隆!”我那渔船的声音震醒,转眼发现我旁边有一位在观光的中年大叔。

“早啊!”他用雄厚的嗓音说道。

“早!”我揉揉眼睛,喃喃道,“叔叔,你知道这个波光为什么叫‘希望之光’吗?”

他转向我,蹲下,轻轻地摸着我的头,问道:“你最近有什么烦恼吗?”

“是的。最近考试不理想。但我快中考了,我不知道怎么办了!”我哽咽道。

“嗯!”他从后门抽出一片石头,“咻”一下,那石头在水面上跳了几下。“你知道这是打水漂吧?”他看见我点了点头,又在沙面掏出一片石头,接着道:“这个石头就像你的一个个烦恼,可重可轻。”话音刚落,他又打了一次水漂,说:“这石头经过在江面跳了几下,就已经将‘烦恼’倾述于江河。瞧,它不是听到后用灿烂的波光回应着吗?”

他又蹲下,说:“这就是‘希望之光’!它是可以让你在失魂落魄的时候见到光明。”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这江水就像一位年过花甲,却又是一位活力四射的引领者。他永远会用清澈的眼睛看着你、我和大家!”

随后,我一个人静静地拿起我的“烦恼”,向那位“老人”倾述,望着那不间断的波光,我渐渐地露出了微笑.....

现在,每周日早晨,总有一位十六岁的少年,绕着西江边奔跑。因为他知道;只要一直追随着阳光,便难以遇见身边的黑暗。即便自己流入的一颗颗汗珠,也宛如那波光般灿烂......

我会一直“轰隆隆!轰隆隆!轰隆隆!”地依靠着西江前行......

西江边的钓鳝趣事

文|刘郑

童年的美好回忆,是在西江边湿润的土地,和小伙伴们一起钓黄鳝。

每年经过一冬的蛰伏,春分一近,黄鳝已经悄悄的出洞觅食了。水温地气的转暖,田野,河道,沟渠里小鱼小虾及微生物的增多,加上一冬的断食,黄鳝的胃口大开,油菜花一片金黄的日子,也正是黄鳝最肥美的时节。“花黄鳝肥”不可救药地成为南方地区一种充满诱惑的物候和念想。而在春风熏重的夜色里钓黄鳝,对于我来说,是神秘和惊喜交织,得意和惊惧掺杂的趣事。

钓黄鳝的工具并不复杂。拿起一片三四寸长的竹片或木片,父亲说“最好是选柔韧性好的竹片”,一头削成箭状,一头割出盘线的凹槽,然后再用一根二三米长的尼龙线,一头系在凹痕上,一头穿上精小的钓钩,就大功告成了。

鳝钩虽然简单,但钓黄鳝的诱饵——曲蟮,却有点儿讲究。钓黄鳝须用或绿或暗红色,如香烟一般粗细的大曲蟮。这种大曲蟮平时很难掘到,所以通常等到候田畈灌水或是下一场大雨之后,大曲蟮才会你拥我挤爬到田坂上,沟渠边,这是我只要拎一只罐子,直接去捡,想要多少有多少。

我第一次钓黄鳝是和同岁邻居阿乐结伴,并带上各自的父亲同行。那天,父亲和我,阿乐和他父亲,我们一行四人走在江边,风似乎大了许多,随风钻入鼻孔的是一股越近越密的甜腻腻的芳香,我知道那是田野泥地上铺天盖地,恣意开放的油菜花的香风。

是夜,白天的喧嚷和熟悉的景物都已静静睡去,没有月光的天空并非一团漆黑,星星在薄薄的云层上方泛出稀疏的光泽,四周有不知名的虫子在时急时缓地吟唱优美的乐章。

走到放钓的地方,刚一拎线,沉甸甸的手感便让我心跳加速,钩钓未出手,水面便泛起了水波。我一起劲,一条伞柄样粗的黄鳝就打着旋转拎到了岸上。我高兴的大喊:“爸爸!爸爸!黄鳝!”

不到半个钟,我已经收了十余只黄鳝,比阿乐抓得还多!回家的路上,我和父亲、阿乐一边走一边分享彼此喜悦,这是多么美好的体验!

童年时光,总是过得那么快,现在上学总没时间去玩,但这份快乐每次想起来,都让我觉得很快乐。

刚刚好的节奏

文|何炘橦

西江——我的好伙伴,你陪着高明长大,也陪着高明人成长。如今高明的生活节奏远比不上广州深圳,但我就是喜欢这种刚刚好的节奏,让人生活得十分惬意。

小时候,我常常跟着爸爸去西江边钓鱼。每次出发前,爸爸都会清点好鱼钩,鱼饵,小板凳……我们搭车到西江边,只见他熟练地操作:找准位置,拿起鱼饵钩在鱼钩上,挂好浮标,把线放开,一手握着杆,另一只手辅助性地握着柄部,用力向前一甩,待浮标浮起后,拿起小板凳往上面一坐,开始静静地等待。

每当爸爸钓到一条鱼,我和几个玩伴总要凑上前左看看右看看,还要学着大人们那样评论一番。每当这时,我爸爸都会在我面前挥挥手,那手上满是挖蚯蚓时粘上的泥巴,他一边挥手一边说:“行开啦,好似好叻咁,鱼都比你吓走啦,再咁样今晚吃鱼无你份啊!”

小时候的我有一个要好的朋友,叫做小莫。有一天是星期五,放学后小莫约我去世纪广场溜冰,我开心地答应了。我们手拉手,从大妈们身边溜过,她们正在跳广场舞,手里拿着有“尾巴”的粉红扇子在空中挥舞;我们从一个小卖部旁溜过,看见一个小孩正吵着要他妈妈给他买泡泡玩;我们从一本石头做的“书”前溜过,很多小朋友正光着脚把“书”当成滑滑梯玩;我们还从两个喷泉前面溜过,水气打落在我们俩的身上、脸上,我们互相望了望对方,都笑了,我们还从一个幽暗的石阶前溜过,上面坐着一对小情侣在喃喃呢呢、依依恋恋,西江的微风夹带着身旁花圃的花香与花瓣吹过,一切都过得那么怡然自得 。

时间在流逝,不知不觉间我也上了高中。世纪广场上的那十八根罗马柱不知道装修了多少次,西江边也建成了一个湿地公园。但因为学业紧张,我也很少去西江边玩了,只在放假的时候偶尔去河边的公园逛逛。那里小草青青,有很多五颜六色的花,西江的微风吹过,夹带着阵阵荷花的清香扑进我的鼻子,让人神清气爽。走进几步,就能看见西江,鱼儿在水里嬉戏,时不时还有船装载着货物从西江的水面上划过。放眼望去,一切都那么安静。

有了西江的高明,节奏总是刚刚好。

备注:上述8名作者均为高明区纪念中学高二级学生,指导老师石锦秀。

【记者】罗琼

【作者】 罗琼

【来源】 佛山河长南方号






上一篇:男子租车后抵押给他人还债,北京通州法官赴保定追回
下一篇:江苏无锡一教师体罚挖苦学生 校方:情况基本属实
放我下去,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
放我下去,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
一季度哪里人最能花钱?“魔都”人笑了
一季度哪里人最能花钱?“魔都”人笑了
《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-佛山攻略》正式发布,朱森第:佛山升级有6大路径
《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-佛山攻略》正式发布,朱森第:佛山升级有6大路径
中国军队将参加俄军“中部-2019”演习
中国军队将参加俄军“中部-2019”演习
三年净利增长38倍 "三国杀"赴港上市
三年净利增长38倍 "三国杀"赴港上市
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northmt2.com 相桥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